城愁

       

小时候,

还在村里呀,

广场还是广场,

大妈还是大妈,

连那舞也还是秧歌舞

 

 

长大后,

进了小县城,

广场还是广场,

大妈成了老大妈,

舞,已经成了“交际舞”

 

 

后来啊,

在省城工作了,

广场已不再是广场,

大妈也换了新面孔,

而舞,也成了广场舞

 

 

而现在,

我终于想明白了,

有大妈处必有广场,

有广场处必有广场舞

 

 

有广场处,也必有大妈

有大妈处,也必有广场舞

 

 

 

 

 

于是呀,

那180º扭动的水桶腰呵,

那180分贝的大喇叭呵,

那180分钟的狂热度呵,

让我在这陌生的城里,

第一次见证了这夜的狂欢,

念想着我那遥远的村,

又一次陷入了静谧的追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语屋 » 城愁

顶 (0)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