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致我的大学

       

2014年12月6日,星期一。南海。阴转小雨。

今天,天刚蒙蒙亮,我就一骨碌从温暖的被窝做位移运动到被窝外面天寒地冻的世界,因为,今天要回南海走一遭。那是我曾经在大学生活了两年的地方,自从去年7月份搬离,至今已有一年多没回去看看了。

偶尔翻开自己空间的日志看,看到一篇《致袁老师的一封信 关于人生》,还特别在文章结尾提到:有时间再写写我的大学。那是13年12月10号的事了,转眼又一年了。

7点多钟从广州出发,到佛山南海已经是中午11点了,一脚踏进校门,还是熟悉的地方,却不是原来的味道了,仿佛又在人世间走了一个轮回之后的回到原点,却发现,物是人非!

匆匆的拍了几张照片,就沿着校道走去,意外地,碰到了以前校卫队的同事和队长,攀谈了20多分钟就告别了。不得不说,曾经两个寒假在这里勤工俭学,当了2次保安,第二次还直接晋升为中班的小班长,这份记忆,是永远也忘却不了的。

寒假的冬天,是格外的阴冷,是一种寒风中夹带着无限连绵的小雨的湿冷,在我的记忆里,它曾经无数次穿透我那厚厚的不知多少代人穿过值岗的雷锋式的军大衣,包围着我的皮肤,把每一根汗毛都挑逗的坚挺无比,然后再深入到肉里,骨髓了,让人颤抖不已。尤其是每个夜班的晚上,一定会两个开仗到天明,你会发现,你嘴里根本不受控制,两排牙,即是上排西班牙和下排葡萄牙,一直在展开各种拉锯战,势均力敌。

这是天时。地利嘛,我们也有,因为保安分早中晚上班,但基本每个人都有一个山头,每个人的任务就是在自己的山头占山为王,防止各种江洋大盗潜入为非作歹,还有要防止来自某星球的不文明物体。在地形地势上,每个岗位的布点都是历经各任前辈经验所设置,可谓居高临下,一览无余。人和嘛,还是有的,平时偌大的校园从1万多号人物锐减到300号,这时候,人与人的距离更近了,人民内部矛盾几乎没有,只是,当时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是历任前辈的精华所在,曰:上班上Q上微信,防火防盗防队长。这招实在太狠了,学生们以班为单位,瞒过队长,建立起对应的情报QQ群或者微信群,对队长的监管和巡逻,基本处于安全破解阶段,安枕无忧矣。不过呢,过年的时候,人民内部矛盾顿时化为乌有,大家其乐融融,操着各地口音的普通话,看着春晚在吹吹牛逼,打个火锅,包包饺子,能喝的还划拳比一下谁敢喝二锅头,日子就这么简单。大年初一的时候,要在学院大门放一下鞭炮,恭候副院长的大驾,然后,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从小车下来,掏出一大叠红包,给每个人的发一个,当看到里边躲着一位沉睡已久的毛爷爷,甚至连眯成一字的眼睛都能瞬间变成一个标准的圆,恨不得亲上几口!可惜,这么基情的事,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大众广庭之上为之,所以,小弟也很遗憾,没有机会目睹这个场景了。

说到遗憾,还真有!

和他们告别后,我顺着校道走去,恰恰经过我曾经在这里当了1年半钉子户的图书馆和自习室。不得不吐槽一下,我当时就是冲着图书馆而报考这个学校的,而自习室,更是埋葬了我已经被贬值到零下一度的青春荷尔蒙。

图书馆,我敢说自己走遍了她的每一个角落,甚至,她的每一本书,几乎都和我有过肌肤之亲,当然也包括冯骥才先生所说的“摸书”,当然,像太专业的理工科的书,我是很少去碰的。尤其是大一那年,坚持近6个月一天“看”8本书的速度,这都不是问题,问题是,现在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哈哈。我上大学的时候,带的最多的行李就是书,当时好像有几本书是一直在我身边的,一本是《思维导图》,一本是《现代汉语词典》,还有一本,就是《读大学究竟读什么》,目前,除了第一本,别的早就不知所踪了。因为,她对我的学习方式和思维方式产生过巨大的影响,通过对思维导图这个工具,我节省了更多的时间,来读了更多的书。在这里,因为爱书,与书结缘。每每喜欢在窗边的位置,树影婆娑,透过半开的窗子,送来缕缕清风,捧着一本本书,在明亮的灯光下,细细地品味,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偶尔抬起头,发现对面也有一个像自己一样的钉子户邻居,还是个女的,就有了那么一点点新的动力“钉子户”下去,一坚持,就是近3个学期,尽管至今我还没有和对面那个“熟悉的陌生人”说过一句话,但今晚我8点再去自习室坐回我那个几乎恨不得刻上自己名字的座位时,我的脑海又还原大一时候的种种情景。今天来自习室的人还是比较少的。那时候,我读书还有个习惯,就是喜欢读完几本书,写上一些随笔或者读后感之类的收获,这个本子至今我还保留着。翻翻看,很多写的文绉绉,尤喜欢掉书袋,不过,每一个字,都让我浮想联翩。

还记得,那时候好单纯,学了2个月的佛学,还吃了2个月的素,每天脑海里就是“青青翠竹总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总幻想“与天地精神相交”,痴迷其中,不能自拔。我知道我那时候是用之来对抗一种处于萌芽期的激素上升指数,结果证明,全都泡汤了。学的佛学忘得比马克思主义还干净,自己还是像双十一一样青涩!从佛学的意义上说,无论是聚,还是散,无论是离,还是合,都是冥冥中注定的,都是这辈子所得的果,都是上辈子种下的因。何尝谈什么奢望呢?又何尝为之而郁郁寡欢呢?尽管上天一次次给你制造了无数的偶遇,你自己不好好珍惜,不去行动,上天一样会收回这份馈赠,再次把你们分开!

我想起了曾经那时候读过的一个小故事,说是有个赌徒,天天供奉着观世音大士,虔诚无比,每次都祈求中彩票头奖,一直坚持了几年,有一天,实在想不懂,说:菩萨菩萨,都说你大慈大悲,你怎么不能让我中一次头奖呢?

观音菩萨急了,现了真身,一出现就给那人恨恨地刮了一巴掌:我已经给你无数次机会了,你他妈的倒是去买一次彩票啊!

想起这个故事,我陷入了沉思。

如今,物是人非,事事休。

回到今天的话题。不知不觉,来到曾经的情人湖,至今已改名“榕湖”了,很是冷清。都不知道是哪位始作俑者改名的,也不知道多少年后,这里就没有学生知道这个湖,曾经有一个俗得不能再俗的名字“情人湖”。文化这事,越是恶俗的,就越是大众的,群众就越容易接受和传播,像之前的神曲《忐忑》《小苹果》就是这样,你一高雅,反而被群众遗忘了,呵呵。我的担心或许是多余的,毕竟,这里不曾留下我的身影,我只是从旁边走过而已。

过了情人湖,就来到以前曾经的宿舍了。曾经像狗窝一样的8105,还是一样的屌丝,只不过换了一批又一批屌丝而已。那时候,8105是我们宿舍甚至整个班集体生活的一个缩影。因为,女生宿舍是挂着“男生与狗不得内进”的牌子的,别的几个男生宿舍又在高楼,而,刚好8105在一楼,毗邻情人湖,颇有地理优势,自然成了我们班课余生活集会活动的首选之地。那时候,大一寒假回来,开的“特色美食汇”活动,还是在我们宿舍后面那种乒乓球桌上进行的呢。甚至在8105还搞过几次火锅,后面的跑道,又是我们班男女羽毛球友谊赛的最佳场所。一切的一切,只要到了那个地方,我相信,你也会历历在目。宿舍里,个个宿友都是各有个性,相处融洽,不一一细表。到了大二,我们注定是要分开的,有3个挪窝到7410,和一个会展的师弟住。我恰恰是身在其中。还有2个,一个能歌善舞,多才多艺,后来当了学生会主席;一个天天研究各种射击战术,也成了CX大神,后来在一家会议旅游公司混得还不错;唯独我,跑去做电商去了,至今还是没有什么成就。

我接触到电子商务,是从大学一个舍友给我一个QQ开始的,以前我从来不知道的东西。记得第一次用自己山寨的手机随便加了一些陌生人聊天,挂着08年版本的QQ,听到那经典的咳嗽声就知道来消息了,兴奋不已。大概在10月1日起国庆期间,我拿着班上的通讯录,我们班上的女生,几乎没有不被我骚扰过的,想想就觉得当时做了这么大的一件事,自豪不已。不知道她们今天知道了这事会不会原谅我幼小的心灵所犯下的过错呢?哈哈。后来,也是在图书馆借了一些淘宝方面的书看了,觉得实操性很强,就注册了一个账号,那时候还没有电脑,只能借宿友的来了解了解了。真正影响走上电商之路的是我在一个网站拍了一本来自卖家“电子商务师”的书,是懂懂的《日赚500元》,尽管我至今还没有完全看懂,但这本书却把我引导到一个全新的互联网世界,原来互联网还可以赚钱的!在大二暑假,就开起了自家的网上书店,整个暑假,赚了400多块钱,那时候高兴地不得了啊,原来,网上真可以赚钱!那次暑假实践论文还得了一等奖呢。从此,在大学学会了自力更生,一边读读书,一边赚赚钱。那时候,是苦并快乐着。尤其是第一次,没有拖车,从广州背回近100斤的书回到南海,人都累坏了,当看到这些这些书换来自己的生活费的时候,心中是无比欣慰的。后来我找工作都基本是找电商类的,都是受了当时对电商实践过的一些影响,并不是我背叛了旅游业。至少,我还是喜欢旅游也经常去旅游的。

说到去旅游,我想我忘不了班上经常一起去玩耍的几个小伙伴。我发觉,读我们这个专业的人都特别爱玩,刚开始可能是美其名曰:为毕业做好导游做准备。后来,我们都纯属疯玩,在佛山两年,几乎走遍了佛山八景在内的佛山景点,影响最深的是,有一次,直接去西樵山,回来的时候,下去了瓢泼大雨,我们刚好用了坑爹的百度地图,指错了车站,一群人,上有漫天大雨和雷鸣闪电,下游泥泞得不能再泥泞得小路,全成了落汤鸡,在风雨中萧瑟着,持续了近一个小时,才找到回学校的站,上了车,又饿又累,我想这次一辈子都忘不了。所谓患难见真情,一起患过痛苦的人,感情一般比别人好点。今年万圣节,我们再次聚在一起,去长隆欢乐世界鬼混,又发生了难忘的故事,人生人海,回来的时候差点坐不了地铁,不过,这次多了一个不是同班的同学。此乃后话。

中午12点的时候,刚好接到电话,受到了师弟师妹的热情款待,盛情难却,聊了不少,发现他们正如当年迷茫的我们,因为,今天,刚好是一个招聘会,他们要询问我的建议,我一个工作中的失败者,至今还待业,哪有什么经验传授?不误人子弟就好了。

我想想自己,实习直接换了几份工作,凤凰国旅,七度鸟,社区去001,甚至还去了窝窝团呆了6天。从前三个工作看,我的每一次离职,工资都涨了1倍左右,从凤凰的1000,到七度鸟的2500,到社区001的4000多,学到的和经历的,我想也应该比别人多得多,因为我还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在窝窝团,离职后2天,还直接签了一个7400的单,连老大冬哥都几次问我要不要回来继续工作。我一直不正面回答,因为像O2O销售类,每天那些拿30张名片,打30个电话之类的硬指标,我确实不太适应过来,线下的销售是我的短板所在,哪怕那个单我也是网上销售的结果。冬哥说得对:很多事情是需要坚持的!我正是缺乏这一份沉淀!也许年轻气盛,难免人心浮躁!

这次回南海,一是给书友寄了几本史书,二是和自己的师弟师妹交流了一些想法,三是故地重游,怀旧了一把!这一次回来,哪里变了呢?哪里还没有变?我也说不上来。

14号,刚好是他们拍毕业照,我们这些作为学长的,估计会有几个人有空回去看看大山里的孩子呢?

2014年12月9日星期二,于白云山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语屋 » 变——致我的大学

顶 (0)

置顶文章